1. <tr id="qidx4"><label id="qidx4"></label></tr>

      1. <p id="qidx4"></p>

        藝術

        首頁 >  藝術 >  南山的紅薯

        南山的紅薯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1-07-07     發布者:超管     查看:4397     來源:原創

        1.jpg

         

         一

         (作者:林下心情)一般來說,小史店人口中的南山,是他們對小史店南部、西部山脈的俗稱、總稱。東起象河關西部的香山(關山),西至石峽口南側的羅漢山,然后折頭向北綿延至馬連溝附近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這里,東是舞鋼,西是社旗,南是泌陽;抬頭是山,低頭是溝,滿眼睛、滿腦子的是那啞然蒼涼、高低起伏的峰巒疊嶂和黃土高岡。

         自東向西再向北,香山、祖師頂、大尖頂、李寨山、孔山、老扁山、羅漢山、賈寨山連成一條黛青色的長龍,俯臥在小史店的大地上,隔斷山之南北,分割江淮水系。

         如果站在那個過去被稱作侯莊崗、現在謂之小史店西工業園的地方,仰望南山,就會感到一種充滿張力的粗樸、一種素面朝天的靜穆、一種沉郁雄健的高貴。

         這里,造山運動、地殼變化,形成了佛爺溝、報溝、萬家溝、大小夫嶺溝、九道溝、李溝、馬連溝等眾多溝谷,造就了呂家溝、薛莊、葫蘆套、劉樓、黑龍潭、寺莊等一座座星羅棋布的小型水庫和桂河這條小史店人的母親河。

         群山之中,還有數十處當地人為防止土匪、趟將繞山頂而筑建的羅漢山、李寨、石角寨、白龍寨、賈寨等石寨,很容易使人想起刀戈相擊、鐵衣寒光的戰斗場面,想起山里人生存環境的詭譎無常、悲壯慘烈。

         而楚長城、巖畫石刻、南沖寺、火神廟、祖師頂、毛庵寺、羅漢山、佛圣寺等一座座寺廟道觀或古建筑遺址,在桂河水緩緩流過的歲月里,更是呈現出難以言傳的意蘊。

         南山又像一條巨大的臂膀,容納一切,包羅萬象,把眾多的河流、土地、村莊隱藏在自己的褶皺里,把眾多的子民緊緊地擁攬在自己的懷抱里,貼近自己的胸膛,給他們原始的溫暖、原始的愛戀。

         南山更像一位仁慈的長者,洞悉腳下土地瘠薄、子民生存艱難,就賜予他們一種樸素憨厚得沒有一點點詩意的莊稼、主食,既拯救肉體,又拯救靈魂。

         使山里人在物質匱乏的環境中平靜地生活繁衍,使他們的愛恨情仇在經歷了千百次的雨打風吹后,遠離被世俗過度渲染而低迷或亢奮的情緒,化作沉甸甸、厚墩墩的情感和樸樸素素、平平實實的生活。

         這種莊稼、主食叫做——紅薯。


        2.jpg


        3.jpg


        4.jpg


        5.jpg

         

        6.jpg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二

         紅薯在16世紀末葉從南洋引入中國福建、廣東,而后向長江、黃河流域及臺灣省等地傳播,并與當地文化相交匯融合。

         紅薯一到南山腳下,就將根須深植于黑黃相間的梯地之中,任性生長。像南山的風雨一樣融入了山里人的生活,在他們悲歡離合的生活舞臺上成為最為熟知、最受青睞的主角,有了魂,有了精神,有了神性的光芒。

         春風從山谷吹來,冰雪消融,春天如約而至。鳥兒樂了,從這棵樹飛到那棵樹上;野兔樂了,吐出一冬的悶氣,在田野間跳躍。山里人懷揣永無休止的希望,開始栽種紅薯。

         栽種方式有兩種:一種是“紅薯下蛋”。即把紅薯埋在長長的埂壟上,讓其下部自由生根發芽、結出新薯。這種方式曾流行一時,尤其在當年當地政府提出主攻“麥、稻、蛋”的發展規劃后,栽種下蛋紅薯成為人們的驕傲。

         另一種是“紅薯插秧”。將苗床里的紅薯母挖出來,將紅薯母身上的紅薯苗一支支掰下來,用刀用剪將紅薯苗裁成一莖一葉的小段,一捆捆兒送到起垅整理過的大田里,然后以鞠躬的姿勢開始插秧。

         一棵苗一瓢水,用手一壓或用腳一踩,紅薯就在大田里開始了簡單的生命歷程。不久,伏地而生的紅薯秧就長有尺把長。

         春雨貴似油。如果恰逢久旱,肩挑瓢灌已是無濟,紅薯苗奄奄待斃。就免不了勞煩求雨的人們,敲起震天的鑼鼓,打著斑斕的旗幡,前往報溝黑龍潭訴求龍王,格外施恩,降下甘霖。

         春雨果然終于終究來了,打在紅薯葉上沙沙作響,也打在山里人焦渴的心上。隨后的一段時間里,松土、拔草、翻秧、施肥,一次次勞作之后,紅薯秧越來越長,葉片越來越大,成為一種綠意盎然、鋪天蓋地的莊稼,從山岡平鋪下來,鋪滿崗坡、田畦、溝谷、河道,鋪滿山里人的心懷。

         氣溫一天天上升,夏天匆匆而來。蟬在枝頭高唱,嘹亮在村莊和山野;放暑假的孩子們半裸著身子,在熱風里無拘無束地奔跑,毒辣辣的日頭將他們的皮膚曬得黝黑發亮,將他們的性情曬得粗糲豪放。

         紅薯地一覽無遺地坦露在長云之下、大地之上,將地平線裝綴得遼遠空曠。


        7.jpg


        8.jpg


        9.jpg


        10.jpg


        11.jpg


        12.jpg


         只是山里的雨不守規矩,常常讓人毫無防備地呼兒喚女地傾盆而下,倒滿溝谷河道。

         那片兒叫做“連水洼”的河灘地,被洪水撕裂,沖走一蹲蹲疙瘩連蛋的紅薯娃兒。老隊長再也看不下去了,要跳入水中去打撈,被人死死抱著。

         天晴之后,他就帶領生產隊男女老幼一百多口,開始在河岸西邊修建沙土墻。愣是利用將近三年的農閑時間,沿河修成一條長約三四里、高約一兩丈、下寬約兩三丈的防護墻。

         秋聲一聲緊似一聲,從不顯山露水、默默在泥土下生長的紅薯到了收獲的季節。用鐮刀割去紅薯秧,用木叉將他們一團團裝上架子車,運送到牛棚羊圈邊,牛羊就有了過冬的飼料。

         用?頭刨開泥土,就有擠扛在一起的渾圓或蔓長的紅薯帶著新鮮的泥土的香味,憨憨可愛地滾落在地壟旁。山里人用粗壯的手,將它們裝到籮頭里、條筐里,挑挑擔擔,車拉人扛,運送到家中,蒸上第一鍋紅薯,開始了一年之中唯一的真正不愁吃喝的一段日子。

         轉眼之間,麥茬紅薯也熟了。山里人就將這些晚熟的紅薯裝入早已挖好的一丈多深的紅薯窖,精心貯藏起來,成為過冬或應對來年荒春的食糧。當然,也有一部分,在山里人那板狀扁平的紅薯切刀之上,被推成紅薯干兒,晾曬在大田里、石板上,經受風吹日曬。

         至今清楚地記得當年切紅薯干兒的勞動場面---夕陽西下,向南山投注一天中最后最美的熱愛,將萬道光芒照射在一眼望不到邊的山地坡嶺上,一種大自然凝重莊嚴的大氣象直接撞擊人的靈魂。

         此時的南山腳下,到處是切紅薯干兒的男女,到處是嚓嚓嚓的聲響,山里人在夕陽的映照下盡情施展技藝,手舞足蹈,洋洋自得,一時間物我兩忘。不大一會兒,就有白花花的紅薯干兒平躺在褐色的土地上,讓人想起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的詩句。

         曬干后的紅薯干兒被存放到一種叫做“紅薯棧兒”的特殊的“容器”中。這種容器,或許為當地所特有,即將一領領用高粱桿兒編制而成的叫做“萡”的床上用品,圍攏豎立起來,裝滿紅薯干兒,成為圓柱狀,扎上口子就成了。

         紅薯棧兒雖然簡陋,但看著它,山里人仿佛就有了的依靠和底氣,有了生命的希望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14.jpg


        15.jpg


        16.jpg


        17.jpg


        18.jpg


        19.jpg


        20.jpg


        21.jpg


        22.jpg


         

         冬至之后,河水結上薄冰。冰面發出的粼光將山巒映照得更加蒼老、凜冽。

         山里人將紅薯一個個裝入籮筐,一挑挑挑到河邊,一遍遍進行清洗,一塊塊用刀剁碎,在吊漿布攪拌加水過濾,然后將過濾后的粘稠的漿水倒入早已砌好的沉淀池里進行沉淀。

         耐心等待之后,排盡池內清水,把淀粉取出吊成一個個鼓圓的粉砣,整整齊齊地碼放在萡面上、凈石上、場院里、房頂上曝曬。山里人略顯沉悶的日子,此時忽然越生動起來,他們正以足夠的耐心等來創造性愉悅的那一刻。

         將粉坨打碎,加水加面打成糊狀,即可進行調粉漏絲;待絲條沉入鍋內沸水中浮起,便自鍋中撈出降溫,然后用手理成束穿到木棒上,冷透后拿出室外曬絲。

         這時,整個村莊彌漫著一種特殊的味道,乳白色的煙霧從漿池里、熱鍋里、木棒上、粉條上升騰起來,在空中慢慢飄散。

         土法做成的粉條,呈灰白色、黃色或黃褐色,有扁有圓、有細有寬,久放不變質、久煮不糊鍋,好吃爽口、粉味純正、筋道耐煮、營養豐富,適用于砂鍋、粉湯、燉肉、炒菜、雜燴菜等,為山里人的生活平添了良多樂趣和色彩。


        23.jpg


        24.jpg


        25.jpg


        26.jpg


        27.jpg


        28.jpg


        29.jpg


        30.jpg


        31.jpg


        32.jpg


         三

         南山的紅薯渾身是寶,為山里人做到了“粉身碎骨”。

         可以在饑饉的日子里滿足生命所需的最低能量,“紅薯湯、紅薯菜、紅薯饃,離了紅薯沒法活”;可以飼喂豬羊,使它們滾瓜溜圓、膘肥體壯,成為“搖錢樹”;也可以用來饋贈親友,甚至做買賣。

         而到“南鄉”賣紅薯、賣紅薯粉條是山里人常做的事。

         所謂南鄉,就是一山之隔的山南,主要指泌陽縣的羊冊、黃山、象河關等鄉鎮,原來和北鄉一起同屬南陽地區。南鄉有花生、煙葉、甘蔗、棉花,有水淹白毛垛、焦閣老拐娘娘的傳說,有華山湖、霍山水庫,有比較出名的羊冊大集,很是吸引北鄉人。

         依山而居的南鄉人,有嚴重的重男輕女傾向,適婚男女比例嚴重失調,找媳婦不易,轉親、換親、娃娃親、指腹親較多。有不少小伙子長得有模有樣,咋看咋好看,掂著紅包單兒、果盒子到北鄉走親戚、串朋友,從不摳門兒。這樣,山北的不少家長,愿意將姑娘嫁到南鄉。

         而在為數不多的隨嫁品中,用紅色布條綁扎的大蔥和一束紅薯粉條是必不可缺少的;大蔥是希望姑娘到婆家后扎地生根,粉條是希望姑娘莫要忘記娘家的味道、娘家的日子。這風俗一直流傳到現在,長住在山里人的靈魂之中。

         孩童時期,坐在村南的白沙嶺上,風聲和鳥鳴組成的樂隊,吹吹打打地圍繞在我身邊。

         遠處的祖師頂山,猶如一位高擎著雙臂的巨人,帶著一種孤傲不群的硬氣,赤裸在半空:當山風浩蕩、流云飛渡之時,龐大的身影凌空而立,彰顯出不被同化、不入時尚、快樂自由、特立獨行的美。

         而不遠處,一支送親的隊伍慢慢地走上嶺頭,走過長嶺,慢慢地消失在大夫嶺溝深處。我知道,又一位本地的姑娘要遠離父母兄弟,遠離熟悉的紅薯地,出嫁到山南某個村莊生兒育女。

         只是上世紀六十年代,兩地被化作不同行政區后,交際慢慢少了,加上山高林密,逐漸路斷人稀,南北鄉通婚現象基本不再存在。不知道早年南嫁的姑娘們,還是不是記得起山北的娘家,記得起娘家火盆前那撲鼻的烤薯香氣和那一張張曾經熟悉的臉。


        33.jpg


        34.jpg


        35.jpg


        36.jpg


         到南鄉賣紅薯和粉條,需要翻越南山。翻越南山,自東向西,大致有六條路徑。

         一是從史梅莊林場出發,走過山廟,到山南的邢莊;二是從鄭莊報莊出發,走旗桿廟、南沖寺,到山南的賈林;三是從楊莊外口出發,經老萬家到山南的安淳李;四是從劉莊舒莊出發,翻過大夫嶺到山南的李仙橋;五是從南王莊出發,經小夫嶺到山南的李仙橋;六是走陳溝天耙溝到山南的文莊。

         六條路都不通牛車、架子車、自行車,曲折狹窄,高低不平,布滿黑沉沉的巖石、灰褐色的沙礫和雜亂的野草,非常難走,攜帶貨物全靠扛扛挑挑??梢韵胂?,以紅薯或紅薯粉條作為買賣,實在是件力氣活。

         豈止是力氣活,還有一定的危險性。聽老年人講,從前山上常常有蹚將、桿匪攔路打劫。

         所謂“蹚”,在這里有走一步是一步、混一日是一日的意思。一支蹚將隊伍中分為許多“桿”,老大就是“大架桿”,二頭目就是“二架桿”?,F在當地還有“蹚光棍”、“蹚蹚路”、“二桿子”之說。南山的蹚將多為貧民,不堪忍受貪官酷吏、土匪豪紳壓迫和苛捐雜稅盤剝就起桿蹚了,其行為介于正邪之間。

         最為有名的是萬家溝的劉朝陽,騎馬如飛,躥房越脊,雙手能打盒子炮,專打抱不平,一人打敗羊冊鎮整個民團。解放后被鎮壓,但又有傳說他是一位地下黨員。是耶非耶,都已淹沒在歷史風煙中。南山的蹚將雖然始終沒有弄出太大名堂,但在當時,也足以使趕集上山的山里人懼怕非常。

         小時候聽一位老人講過一個故事:寺門有位生意人,經常到南鄉以粉條換棉花。為躲避蹚將,選擇沒人走的路翻越南山。此日,他從祖師頂下四道河上山,掠過十八畝石往西,向黑龍潭靠近。

         黑龍潭位于高約二十丈的石壁之下,上有瀑布飛流而下,直沖潭底,氣勢非凡。也怪此人沒看好黃道吉日,將到山南荊莊時,遇到了劫道的蹚將。蹚將看他沒什么油水,有些氣惱,就將他推搡回黑龍潭邊,連粉條帶人吊掛在高高的石壁上。

         天黑的時候,龍王顯靈了,黑龍潭的水一個勁兒上涌,直到他的胸前。生意人借著潭水拖舉之力,解開繩子,隨水下落到潭邊。自此之后,生意人每年大年初一到黑龍潭祭奠龍王,從此再無險事發生。

         故事和傳說,往往與當地的生活環境有關,與當地人的精神追求有關。誰不盼望衣食富足,誰不盼望世道太平?人難為之,則敬神靈,敬畏那些神秘莫測的力量,于是龍王就會顯靈了。

         但從另外一個角度,我們可以測想,在過往的年年歲歲里,一輩又一輩的山里人負載著沉重,本著生命的底蘊,循環往復在山坳里,是多么難以擺脫人生的絕望與恐惶。


        37.jpg


        38.jpg


         我有多次翻越南山的經歷。記得最清的是大約十一二歲那次。

         臨近過年的時候,又紛紛揚揚地下了一場大雪。這場雪,并沒有淹沒我內心的歡喜。臘月二十四,我軟磨硬泡,和村子里幾位賣紅薯、賣粉條、賣柴火的人一起到羊冊趕集。

         天還未亮,跟著挑挑擔擔的大人們一起上路了。山上的積雪很白很硬,到處是冰凌碴子。大家跌跌撞撞地一口氣走過土門,走過狐子洞,走過遛馬河溝。在大夫嶺腳下停下來的時候,膝蓋以下的棉褲都已濕透,有兩位還被割傷了腳。

         大夫嶺巖石裸露,道路狹窄,且又陡又滑,挑著一百多斤重的擔子,實在難以攀登。山里人來不及感嘆生命的渺小與脆弱,也不能企盼自己成為一只輕靈的鷹振翅飛躍山嶺,只能自虐般地用盡全部力氣在大山的腹部進行反抗和掙扎。

         用了將近一頓飯的時間,終于實現登頂。站在大夫嶺上,看群山萬壑銀裝素裹,看村落炊煙裊裊升起,看羊冊后湖明凈如鏡,一時間天高地闊,成就感油然而生。

         于是,幾位漢子站成一排,脫掉帽子,露出锃光瓦亮的腦袋,邊扭邊按著同伴的光腦殼,扯著嗓子唱道:“俺的紅薯都下蛋唻,那個都下蛋唻,一到北鄉就數咱啦,哎嗨呦呦就數咱唻,俺的粉條煮不爛唻,那個煮不爛唻,吃到嘴里賽神仙啦,哎嗨呦呦賽神仙唻……”


        39.jpg


        40.jpg


        41.jpg


        42.jpg




         



        0

        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文化觀察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文化觀察網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      2、本網其他來源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豐富網絡文化,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。

        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。

        上一篇: 父親

        下一篇: 四只小桶來我家

        評論
        評論列表
        客服電話:0371-65756110
        亚洲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不卡_国产一区二区精品视频_亚洲毛片免费看午夜精品_欧美天堂视频福利
        1. <tr id="qidx4"><label id="qidx4"></label></tr>

          1. <p id="qidx4"></p>